当前位置:首页 > 新中医诊疗体系

新中医诊疗体系

  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走出中医复兴困境,以中医思想为引领,构建新的医学体系即新中医诊疗体系,以复兴中医、提高中西医医疗疗效、有效解决国家医改等问题。真正地创新,是完全对以往社会思维适应的颠覆和突破,也是对原有民众习惯模式的背离和挑战!新中医诊疗体系的创新构建即是如此。

  一、如何走出中医复兴困境

  1、重新审视中医诊治理念传承断层局面,明确中医复兴内容和方向

  张仲景《伤寒论·原序》中感慨“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始终顺旧”。翻译成现代语言即:看当今的医生,不愿意思考研究医学经典的核心主旨,只用自己知道或擅长的医术来治疗,或单纯各自传承祖上的一种技术来看某一种病,这种情况自始至终都是这样。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张仲景对东汉时代的医疗业态进行了总结也表达了不满。通过古今对比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近2000年以来中医业态和当今中医业态并没有太大差别,说明古代完整的中医体系并没有被真正传承,碎片化的盲人摸象式的传承,导致疗效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代必须明确:挖掘、传承不只是2000年以来的中医,更不是当代之中医,而是《黄帝内经》时代的中医诊诊疗理念和诊疗模式;同时,明确《黄帝内经》“无流派、无门户”的学术思想,方法学上回归“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诊疗模式,总之,要复兴中医,必须全面地挖掘和继承《黄帝内经》时代的中医诊治理念。

  2、回归真正有效的古代中医诊治理念和诊疗模式

  《黄帝内经》:“今夫五脏之有疾也,譬犹刺也,犹污也,犹结也,犹闭也。刺虽久犹可拔也,污虽久犹可雪也,结虽久犹可解也,闭虽久犹可决也。或言久疾之不可取者,非其说也。夫善用针者,取其疾也,犹拔刺也,犹雪污也,犹解结也,犹决闭也。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善治者,治皮毛,内务大病,病在皮毛,首选外治,慎言内调。”意思是说:五脏有病,像人的皮肉扎了刺,衣物上有了污点、绳子打了结节扣、河道中发了淤塞;虽然时间长,刺长在身上还是可以拔的、衣物弄脏也是可以洗掉的、绳子打结也是可以解的、河道堵塞也是可以疏通的。有的医者说病久了不能治疗,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久病要善于用各种针刺法治疗,都可以取得好的疗效。说不能治的医生,是没有掌握恰当的方法。真正高明的医生,对待重大疾病,都应首选外治法(针刺),内调要慎重。这是古代中医“一针、二灸、三用药”优化治疗原则的由来。由此可见,各类针刺法是治疗各种慢性疑难重症首选有效方法。

  3、突破“主流中医”诊治理念和诊疗模式的认识局限

  由于自春秋后儒家思想等学说的影响,历代医家缺失中医对解剖学的认识与运用。《灵枢》中记载的针刺术及针具多达26种,但《内经》之后的医籍多只注重理论的研究,临床上很少应用。另外,继承上门派林立,导致多种方法失传或碎片化临床应用。加之解剖学缺失,导致具有疗效优势的各种针刺法因安全问题而渐失传,许多针法逐渐被淘汰。针刺法逐渐没落,针具以毫针为主,由于诊治工具及方法单一,导致针刺法疗效下降。因为毫针法主要遵循在较安全的腧穴点治疗,以期达到“以点带线”的诊治效果,虽然在临床诊治某些疾病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脱离了以经络“以线带面”的整体诊治理念,所以“以点带线”不能最大限度地达到《黄帝内经》中所讲述疗效,而《黄帝内经》中几乎对所有疾病皆可达到“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的针刺疗效。从30余年的临床探索中也得到了证实。

  另外,目前“主流中医”诊治理念还要突破“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局限,继承上门派林立,导致多种方法失传或碎片化临床应用。由于针刺法逐渐没落,所以古代中医“一针、二灸、三用药”的优化诊治原则减弱。加上中药诊治相对安全,东汉张仲景将中药治疗又发挥到极致,所以“重药轻针”渐成为至少自东汉后中医发展的主流模式。临床上常规的中医诊疗效果并不能达到患者的期望值和满意度,这是导致目前中医发展需要国家扶持而又难以自救的最重要原因。所以要复兴中医,必须回归“一针、二灸、三用药”、“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的诊治理念和诊治模式。

  经三十余年挖掘整理,通过回归“一针、二灸、三用药”、“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的诊治理念和诊治模式,不按功能或结构分科诊治,很多医务工作者对慢性病的治疗效果颠覆了现代医学和“主流中医”的认识局限。自1987年起南京新中医学研究院组织推广,超过三十万学员不同程度掌握和应用各类针刺法,实现了治疗各种慢性疑难重症的五大转变:①变不可治为可治;②变难治为易治;③变难愈为速愈;④变痛苦性治疗为无痛性治疗;⑤变创伤性治疗为无创性治疗。充分验证了中医非药物疗法是治疗各种慢性疑难病的首选有效方法。

  二、如何突破“主流中医”、西医治疗各种慢性病及慢性疑难重症的瓶颈、困境

  客观来讲,现代医学在传染病防控、急诊急救、外科手术等领域绝对优于中医。而在慢性病及慢性疑难重症的治疗、康复等方面出现瓶颈;现行“主流中医”在此方面大多也无能为力。在此方面恰恰新中医诊疗体系具有很强的弥补性。

  目前,当代筋膜解剖学的研究成果使中医经络等基础理论科学化奠定了中医科学化的基础,这使中医从自然哲学层面融入自然科学的创新层面。因为中医整体诊疗理念和诊疗模式不但包含还远远优于现代医学诊疗理念和诊疗模式,反而使中医成为医学前沿的科学,也成为引领西医突破发展瓶颈的源动力。通过中医理论,系统科学的认识到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使西医对标的认识和中医对本的认识就能够汇通如一,成为统一的医学体系。

  《灵枢·经脉》所说;“经脉者,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由此看出,对特定的筋膜即经络组织整体或局部进行干预即可影响整体,所以中医整体诊疗模式即“中医全科”、“一人而兼十三科”的诊疗模式。“中医全科”的诊疗模式打破了现代医学按人体功能、结构分科或目前中医分科分病的诊疗模式。即在对疾病本质的认识和治疗理念的指导下,从机体整体出发同时诊治全身不同疾患。即对人体局部干预的同时,也能治好不同系统的疾病。近三十年来,基于古代中医科学原理对其进行重新创新性应用,对中医各种方法加以跨学科、跨领域的集成创新。重新明确古代中医“一针、二灸、三用药”、“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的优化治疗原则,原创并整合了多种中医针刺术,整理优化了诊治不同疑难重症的配方,达到超越、甚至是颠覆常规中西医治疗方法的临床诊治效果,尤其对糖尿病、高血压病、强直性脊柱炎等疑难病的中西医治疗均可达到颠覆性治疗结果。

  总之,新中医的创新和发展,除了能够解决“主流中医”的发展困境,同时也能够突破现代医学发展的瓶颈。

  三、以《黄帝内经》诊治理念为引领,构建中西医融合新的医学体系——新中医诊疗体系

  新中医诊疗体系,是以中医诊治理念为引领,融合各种医学而重新构建的新的医学体系。是基于筋膜解剖学对中医经络科学研究指导下,揭示“五体”(皮、肉、筋、骨、脉)组织结构及“脏腑”、“五志”等相互间关系和灵活应用不同方法同时调治同一人体不同疾患的机制,回归古代中医从整体结构、功能同时干预而达到“一人而兼十三科”的诊疗模式;从方法学上挖掘古代已失传的中医诊疗技术、现代各种中医原创及民间中医药特色技术、现代医学诊疗等方法,遵循古代中医“一针、二灸、三用药”的优化诊疗理念,跨学科、跨领域、融合创新、施行“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新的医学诊疗体系。

  新中医诊疗体系揭示了中西基础理论的融合依据,并提供大量的古文献依据及临床研究证据,印证了钱学森院士“医学的前途是中医现代化,而不在什么其他途径。人体科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对中医发展的前瞻预言。

  四、新中医推广的意义

  1、新中医诊疗体系是中医发展的承前启后,也是突破现代医学诊疗的局限思维及发展瓶颈的契机和方向。新中医不仅仅是发展中医,其打破现代医学与中医的界限,在以中医整体观及筋膜解剖学的基础上,使中西医达到真正融合,引领没有中西医学之别的医学发展新方向。

  2、新中医诊疗体系是我国在新时代从医学理论、诊治方法上的一个集成创新。随着新中医诊疗理念不断普及,改变“重药轻针”“以药养医”业态,为国家提供“能治愈群众疾病、大幅降低国家医疗投入、提高医生技术收入”三方均达目的地医改新思路、新方向。根本上满足人民群众对健康需求、解决因病致贫的局面,如果全面普及,将极大增强中国软实力。

  五、新中医诊疗体系内容概述

  1.回归《黄帝内经》时代的医学理念,同时融合现代医学基础研究,以筋膜解剖学研究为基础,重新构建的新的医学基础理论。

  2.集合传统的“望诊、触诊、脉诊、眼诊、手诊”等中医诊断技术,创新新中医筋膜诊断方法。

  2.集合整理各种中医药方剂治疗(含专病验方、秘方、传统经方等),优化选取对某一类或某一种疾病最有效的新中医治疗配方。

  3.集合各种传统针刺术含挖掘古代及创新的各种针刺方法(毫针、针刀、拨针、刺骨针等),对某一类、某一种疾病或某一种疾病的不同时期的治疗,选取最安全、最有效的新中医治疗方法。

  4.集合创新各种手法治疗,创新新中医手法术。

  5.集合创新的新中医外治法(传统外治膏药、艾灸的挖掘创新、制作及应用)。

  6.强调对不同疾患进行身心灵整体调治,真正意义上达到新中医身心同调的创新方法。

  7.优化整合各类中医民间特色碎片化技术,集成融合为新中医技术。

  8.与现代医学诊疗技术互补而创新新中医诊疗理念和技术。

关闭
在线留言

*姓名:

*电话:

*课程:

 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