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纪念加拿大刘宗正院士——转自院长的一则朋友圈

      刘宗正院士

 

     多伦多大学刘宗正院士,我并不是很熟悉。在8月1日赴加拿大之前我只是听胡玉宁主任提起过。她说这个刘院士不是一般的教授,他的基因科学研究领域和预判与中医非常接近。听到胡玉宁主任和曹曙光主任说我利用中医针刺法为主治疗2型糖尿病治疗一次后就可以让患者撤药停针的疗效后,他不像别的教授和同行,不但不怀疑,而且认为中医治疗慢性病是今后的发展方向。他还专门让助手按排让我和他好好聊一下,对这个消息我在赴加之前并无所知,受邀赴加国只是有着第一次赴美洲的新奇和与朋友们在异国他乡期待见面的快乐,这是我事后听曹曙光主任给我讲的。两天前,在多伦多的原西安医科大学的曹曙光教授和我微信电话我才知道刘宗正院士在和我们开完会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他热爱的事业和即将要开创的事业。

       细想在多伦多,会议开幕式后刘院士才来,(现在我们才知道他已经身患重病,家人和助手陪他过来很不容易) 我出去方便并出门过了一下烟瘾,等我回来,刘院士的座位不知道是上天的安排,还是会议主办方有意安排我和他坐在一起。我来他已经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己进行学术报告了。在国内,我虽然在临床和学术上有所小成,也培养了几万医生,但还属于医界晚辈和″小字辈",一般情况下能做的院士旁边就不错了,而且还把我安排在了他的上座位。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坐在主席台后面的一个空座上,但被大会主席李灿辉教授发现后示意我坐回原位。此时我心里极其忐忑和懊悔,如果不出去抽烟就不会打乱大会的秩序,也不会有把座位安排的很尴尬的局面。一个小人物, 居然自不量力坐在了世界著名的院士的上位座,别人对你尊重,但你要有自知之明啊。这种感觉被打消和忘却的是刘院士娓娓道来的报告和慈祥坚毅的目光。他作报告时时常扭过头来盯着我,好像这个报告是为我做的, 我不得不频频的点头示意, 说明我听懂了。报告结束后他靠近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轻声和我细语。好像是多年重逢的老友和失散多年的亲人。后来我才知道刘院士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亲切和蔼。他跟我说到:"我了解过你了,你在糖尿病治疗上能够停止用药并且能够解决相当的糖尿病并发症,别说治愈了,就这一点就很了不起…下午你有空就可以过来聊一聊,如果没有时间,我随时都有空。"  因为下午我要做报告,第二天会议还没有结束,我得参加会议,故没有约起来。当时我想,反正到多伦多时间还有几天,找个我与他都闲的时间更好,他的助理站在身后说星期一是加拿大的公休时间,我说那就约在星期二。谁知道竟成了永别。

       在会场上,因为刘宗正院士身体欠安并没参加完会议就起身拉着我的手向外走,可能是想和我多聊会儿,结果跟随出来了好多同道要和他合影照相。反倒把我挤在了边上,还好胡玉宁主任把我安排老爷子傍边。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合影。短短接触和相邀 留给我一生的印象。在他给我说的话里,有一句话对我印象非常深刻、也让我特别振奋,这句话我在下午的会议报告上也开玩笑讲了。他说他现在坐着办公椅就是当年胰岛素的发明者班廷教授坐的, 让我去也可坐一下,多伦多大学因为发明胰岛素而2年后获得诺奖,他希望我和多伦多大学合作,对于糖尿病的治疗停用或少用胰岛素而再次获得诺奖。对于这句话而言,我完全把他当成长辈对晚辈的一种激励或着鼓励。包括在本次会议的发言中,李灿辉会长也曾提出了这样的勉励,大家衷心的祝愿在胰岛素获得诺奖的1923年之后的一百周年纪念之际即2023年,新中医诊治糖尿病也能够获得诺奖。

      我满怀真诚地盼望六号下午能见到刘院士,梦想着和他一起合计,第一,就他的提议和多伦敦大学建立糖尿病联合研究实验室;第二,以他的权威身份来发表研究性文章,缩短对中医针刺法研究发表论文的时间。第三,邀请他到中国新中医康养谷来, 让他切实感受一下中医的治疗效果,等等。但因为他的去世而暂时搁置起来, 不知道今后还有多少像他这样有情怀和坚定信念的院士能够推动。司马迁说:有的人死了,轻若鸿毛,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凡是对人民做出贡献的人,人民都不会忘记,这句话我在悼念十二年前曾经勉励我的预防小儿麻痹症糖丸的发明人顾方舟老前辈时也说过。今天刘院士走了,但他的生命意义就是那种重于泰山的人, 他能够真正把握科学发展规律并能够提携后学,忘我带病无私传播知识的科学精神,是人们真正值得怀念的人。我辈一定学习和践行刘宗正院士的科学精神,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对人民有益的事业!复兴中医,济世救人!

       发此文以纪念尊敬的刘宗正院士并表吾心志。

                                                    

                                                2019年8月13日

 

以上几张照片是刘老和他的博导Prof. Watson ,DNA双螺旋结构发明人之一,诺奖获得者在一起的合照;第二,三张是在刘老办公室,所保持的胰岛素发明者,多伦多大学又一诺奖获得者班延教教授所用过的桌椅以及刘老在美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时给刘老配发的座椅。以此来证实王自平院长所发纪念文提到刘老说的史实资料。仅供各位同仁欣赏,以悼念刘老!谢谢大家!​

关闭
在线留言

*姓名:

*电话:

*课程:

 备注: